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济堂——杜泽逊的博客

版本目录校勘与藏书

 
 
 

日志

 
 

《清华园里读旧书》序  

2010-02-28 15:11:55|  分类: 书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园里读旧书/刘蔷著.—岳麓书社,2010.1)

 

刘蔷女史来信,命我为她即将出版的新书《清华园里读旧书》作序,我愉快地接受了任务。1994年我因参加《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纂工作,住进设在北京大学力学系的编委会。那时条件简陋,吃、住、工作都在力学系废弃的一处实验室里。房子倒很宽大,被临时隔离为几个部分,编辑室在西段,北面两个窗户,还算明亮。刘蔷当时供职于清华大学图书馆“科技史暨古文献研究所”,该馆古籍业务即归此所负责。作为《四库存目》最早的合作单位之一,清华图书馆特派刘蔷用一半的工作时间来《四库存目》编辑部参加编纂工作。编委会后来迁到北大西门外畅春园南侧的一处院落,条件有了很大改善。在《四库存目》这边,刘蔷属于拍摄室。《四库存目》所收中国古籍四千五百又八种以及《外编》的部分古籍,基本上是刘蔷和拍摄室的同事从全国各地一百多家图书馆、博物馆和高校联系拍来的。在北京的单位,往往要亲自出马验看原件;外地则主要靠电话和写信联系,委托各地专家代为查验付拍。《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的编纂出版,是乾隆纂修《四库全书》以后又一次规模宏大的古籍整理编纂活动,极大地推动了四库学和整个古籍整理研究工作,稍后的《续修四库全书》、《四库禁毁书丛刊》、《四库未收书辑刊》,都是在这一编纂活动的直接带动下产生的。在前后十年间,一万二千多种中国古籍被迅速地编纂影印出版,在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史上,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奇迹。这一万二千余种古籍的影印,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搜集整理过程,是极为严肃的专业性学术工作。这一大批古籍的影印出版,对保存中华民族历史文献,推动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目前正在发挥主干作用,其伟大意义是无论如何高估都不为过分的。《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正编1200册,每册平均约800页,每页上下两栏容古书2页,那么《四库存目》所容纳的古书约为192万页。作为刘蔷的同事和《存目》编纂出版的经历者,我几乎不知道这样庞大的工作量是如何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有条不紊地完成的。我的深刻印象是刘蔷一个又一个地打着电话,其周到、得体、细心和古籍专业修养,都给所有的同事留下了难忘的美好记忆。我和罗琳学长是书目的制订人,而订目的依据是《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征求意见稿》和《中国丛书综录》等各家书目,不可能先看过原书。这就导致了某些书拍来了却不能用,只好换底本。这在古籍影印中本是常见的,但《四库存目》规模如此之大,头绪如此之繁,每一次更换底本都会增加不小的负担,这常常让我们怀有愧疚感。刘蔷似乎总能看透我们的心,不仅没有怨言,反而带着理解的情怀尽快重新办理,这对保证《丛书》的学术质量是十分重要的。我因此对刘蔷肃然起敬,这不仅体现出她的优秀品质,更重要地表现出她的敬业精神和高度的历史责任心。除了《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其后的《四库禁毁书丛刊》和《四库未收书辑刊》也都特邀刘蔷负责拍摄工作。在这十年的中国古籍影印黄金期,刘蔷基本处于编纂工作的核心地带,也许她作为当事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置身局外的人,却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她作为一位古籍专业工作者永远值得骄傲和自豪的经历。

《四库存目丛书》即将结束的时候,《清华大学图书馆藏善本书目》计划增订出版,任务落到了刘蔷身上。《清华善本书目》是老一辈专家在参加《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编纂中形成的一部简目,不仅收录不全,而且没有册函数、刻工、题跋、藏印等内容,这显然达不到出版要求。由于我们在编纂《存目丛书》时,利用过不少善本书目,对于善本书目应具备哪些基本内容,有了很多认识。当刘蔷向我提及此事时,我也毫无保留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开出了善本书目应具备的项目。刘蔷根据自己拟定的新体例,对原有书目进行了大规模增补修订,把清华馆藏所有善本书做了重新鉴定,逐一著录其书名、卷数、册函数、著者、年代、版本、行款版式、牌记、刻工、题跋、印鉴等。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增补工作无异于重编。增补后的《清华大学善本书目》字数由30万增加到100万,可以说是焕然一新,2003年正式出版,在全国各大高校古籍善本书目中,称得上是难得的佳作了。作为一位古籍专业工作者,如果没有参加过大规模古籍整理工作,没编纂过像样的古籍书目,恐怕终究是一个遗憾,刘蔷的学术经历可以说是幸运的。

2002年冬,沈津先生为撰写《顾廷龙年谱》来济南拜访王绍曾师,我陪沈先生参观山东省图书馆、在山东大学作学术报告。我向沈先生讲述了1994年至1997年间我多次拜访顾廷龙先生的情况,并提供了有关笔记。这些年月日明确的笔记,有不少已被沈先生收入了《顾廷龙年谱》。那次见面,沈先生曾要我写一些善本书志并发表出来。我知道沈先生的好意,是为邀请我到美国哈佛燕京图书馆从事善本书志撰写工作做些准备。但我当时正紧张从事《四库存目标注》写定工作,后来又主持国家清史项目《清人著述总目》的编纂,不可能分身,于是我郑重推荐了刘蔷。鉴于刘蔷的学术成绩,后来哈佛大学正式邀请她作为燕京访问学者参加清代善本书志的撰写,在美国工作一年。2007年5月我到哈佛参加学术会议,沈津先生、刘蔷,还有当时在哈佛做博士后的何朝晖兄,都算是会议的组织者。当时刘蔷即将结束访问回国,在沈先生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部办公室里,刘蔷出示了她所撰写的187篇史部善本书志,足有30万字,体例完善,一如沈先生所表述的“哈佛模式”,而考订精审则处处可见其严谨和功力深厚。同时还有幸看到严佐之先生手书的整洁、一丝不苟的经部善本书志手稿。我想,经过沈津先生的统一润色,全部哈佛善本书志不久就可以面世了,这部书志对于中国古籍善本书志的撰写,无疑有极为重要的示范意义。

在长期从事具有重大学术意义的古籍整理研究工作的同时,刘蔷能够不失时机地撰写一些单篇论文。这些论文的大部分我都是较早的读者之一,其中有的论文如《荣录堂与清代搢绅录之出版》,我在编纂《清人著述总目》时已直接受益。这些论文是她从事学术工作的少数副产品,从中可以体会到她在各项工作中的精细用心,是她自己的学术发现和学术贡献。在这本集子即将付梓之际,我又重读了大部分篇章,引起了许多回忆,写在这里,权作序言吧。

                   西元二千又九年三月十六日于山东大学清济堂之南窗
 

  评论这张
 
阅读(22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