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济堂——杜泽逊的博客

版本目录校勘与藏书

 
 
 

日志

 
 

明末版权史事钩沉  

2009-10-10 09:51:07|  分类: 国故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崇祯十三年金陵石啸居刻《四书大全辩》卷首版权文件十四通读后 

 

《四书大全辩》三十八卷附录六卷,明张自烈撰,明崇祯十三年金陵石啸居刻本,半叶九行,行十七字,小字双行,行十六字。河南新乡市图书馆馆藏,1997年《四库全书存目丛书》据以影印。原书传世甚少,故其卷前版权史料十四件,未见有人留意。余与辑《存目丛书》,既为董理而影印之,复取其卷前版权文件点阅一过,公之同好,且缀心得于后,聊存一段因缘。

 

1.卷首告白:《四书大全》自国初颁行,版刻讹误滋甚,各坊射利,或纂或删,悉非善本。张尔公先生《大全辩》据永乐旧本订正,兼采《蒙引》、《存疑》、《浅说》、诸名家语录,折中异同,颇益承学。蒙国子监咨礼部刊行,与坊本迥别。先生尤以旧本去取未精,后儒发明有待,拟请旨重加增删,用垂不朽。《增定四书大全辩》嗣出,倘各坊私行翻刻,虽远必究,毋贻后悔。谨告。

2.公请刊行《四书大全辩》第一揭

具揭,应天府十三省举、贡监、生员杨廷枢、陈名夏、魏学濂、汤开先、钱禧、吴应箕、刘城、沈寿民等,谨揭,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恳赐鉴定表章,以弼右文,以式崇正事。伏念道在六经四子,源流远而洄溯为难;支分七略九流,异议倡而舛讹滋甚。故广顺间毋昭裔请镂经籍,获刊布于遐方;而国子监胡安定特拔名儒,遂召处以学职。况本朝方隆儒重道,屡思嘉惠于黉宫,岂通儒能修缺补残,迺令沉沦于蠹简?我成祖文皇帝特命儒臣纂修《四书大全》颁行天下学较,盖以圣经贤传,大义宜炳日星;师说家言,一得咸归海岳。意取集腋成裘,岂曰续貂借尾?但一时儒臣杂采众说,微开弗论弗议之端;而后世曲学汎览旧文,益深何去何从之叹。承袭徒增亥豕,删纂更甚支离,长此无归,弊且奚极?窃见江西袁州府宜春县太学生张自烈,忠孝性成,贤良夙著,厉行洁身,雅崇守先之训;危言抗论,耻读非圣之书。急友难,羊左具有同心,道崇古处;排异端,佛老不容入室,力砥狂澜。长处约而一介不苟,高风兢爽于灭明;虽临变而九死勿移,劲节齐驱于汲黯。人伦钦为师表,承学乐附宗工。富经术而经世,见摈棘闱者廿年于兹;先正身以正家,不就荐举者一人而已。久侨寓于白门,惟覃思于素业,朝披夕翫,阅是书不帝(啻)三编;日较月雠,见赝本应须一炬。曾编成《大全辩》一书,参以《蒙引》、《存疑》、《浅说》,暨诸儒语录,博考程朱之同异,远溯邹鲁之渊源,间抒己见附后。议黜浮夸,要令群言折中,理归简易,为今日侪辈所难能,补国初儒臣之未逮。幸编摩既已告竣,惜版刻尚未流传。在本生隐身有待,不妨藏诸名山;在生等乐善非私,岂能终为枕秘?共谋剞劂,期广津梁。顾是训是行,繄文皇帝之明命有赫;而曰模曰范,统太宗师之教思无穷。匪藉裁成,曷资尊信。伏乞俯垂鉴定,特赐表章,或进之经筵,或颁之鼓箧。先移咨南北礼部,行文江西提学道,檄示袁州府宜春县,督本生重订,速梓行世,俾诸说不至殽杂,使学者知所向方。倘藉手于云汉扶天,将拭目于江河行地,名教幸甚,士林幸甚。它如本生手订《理学精义要编》、《理学辩疑》、《大学衍义辩疑》、《史学辩疑》、《历代名臣奏议定》、《古诗文辩》、前冢宰余公懋衡《古方略》诸书,悉宜次第刊行,庶几后先攸赖,行见一道同风之治,跻三五而比隆作圣述明之谟,历万亿而为烈矣。事关学较,敢不以闻?为此除具公呈公书国子监、礼部施行外,理合具揭。须至揭帖者。崇祯十二年九月  日。

3.宫詹王崑华先生复诸生手书

此发明圣学第一事,会当持呈面与周巢老详商之。衮白。

4.王崑华先生再与诸生手书

昨既与巢老商榷,先行江西地方官,后转南、北部,以副诸君子崇真儒、明正学至意。其行本地方者,立梓流传可也。衮白。

5.何玄子先生复吴次尾手书

前闻坊间云尔公有《大全辩》之刻,甚艳慕之,而独以未得亟见其书为恨。读来教,举要发凡,备见开继盛心,足以表章尔公矣。当即看详,达之周巢老。计欣然阐扬,不待辞之毕也。冗复,不一一。楷顿首。

6.抄刻西厅何玄子先生看详

看得监生张自烈潜心味道,杜门著书,履仁蹈义,卓然醇儒之品,四方学者咸宗事之。所著《四书大全辩》,折衷同异,剖析毫芒。当兹正学荒芜之时,本生一叚谆谆卫道苦心,非独有补先儒,实亦恪遵朝典。据呈,各生公行捐资授梓,事属可从,合无咨部移文江西提学道,督令重加订正,亟为流布,下以慰诸士向学之心,上以广圣朝右文之治。为此详请,伏侯裁夺。崇祯十二年九月初八日。

7.抄刻周巢轩先生咨礼部文

南京国子监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恳赐鉴定表章,以弼右文,以式崇正事。据应天府十三省举人杨廷枢、陈名夏,贡监魏学濂、钱禧,生员吴应箕、沈寿民等呈,称前事“事关学较,敢不以闻”等情呈监,据此随该本监看得《大全》一书,我成祖文皇帝汇集诸儒,折衷众论,颁之庠序,炳若日星。年来新说兢行,子衿束之高阁,以致源湮流失,理学不明,异端乘阑入之机,彝伦多攸斁之叹。监生张自烈独能微显阐幽,寻绎不怠,手成《大全辩》一书。辩疑所以存信,存信所以尊王,况又参合明儒,网罗散佚,黜排非圣,荡涤喙鸣。盖本生以躬行心得之言,持距淫闢邪之论,俾衿带之士,禀成祖之明训,而探邹鲁程朱之心传,有功于学术最大。为此合行移会贵部,烦为转文江西提学道发学梓行,表章正学,恪奉王谟,谅主持风教者有同心也。须至咨者。崇祯十二年九月廿一日。

8.上抚台方仁植先生公书

己卯九月朔日,后学陈名夏、吴应箕、钱禧、沈寿民、余垣等顿首上书大中丞方老先生阁下:窃闻之,天下之治乱,系乎经术之明晦而已。古之君子,身反经之任者,出而建功,则以之经世务;处而卫道,则以之正人心。然草野著述,所以尊信不废者,莫不有钜公伟人为之表章,然后可行于一时,传于后世。斯文之兴起,恒有所待,非偶然也。尝考前世大臣,得布衣之书,即献诸朝,荐其才为可用。如宋之欧阳公,本朝之杨文贞,其人也。此其心事光昭日月,至今如或见之。况阐绎圣学,折衷群言,为功于人心世道不小,而在位大臣独无怀援引之心如古人者哉。谨按《四书大全》,本朝特命儒臣纂修颁布学较,明道辩惑,功在万世。伏读文皇帝谕杨文敏公曰:“五经四书皆圣贤精义要道,诸儒论议有与传注相发明者,采其切当之言增附于下。”大哉王言,炳若星日,其足为后学准式明甚。今详观儒臣所定著,自程、朱而外,横渠、上蔡、龟山诸家尚矣,乃存轶者半。至杂取天台、温陵、仁山、玉溪一切洸洋靡曼之说充塞其间,匪复则迂。质诸文皇帝发明传注初心,不无牴牾者。矧迩来坊肆所刻《大全》袭舛承讹,率戾于初,而又或纂或删,往往惑乱承学,害道匪细。乃者友人张尔公砥节砺行,明道著书,连不得志于有司,年来偕四方及门讲业金陵。曾编定《四书大全辩》一书,详其义例,皆发前人所未发。尔公之言曰:“明王务学,惟正己知人是急,不沾沾章句训诂。儒臣纂修则不然。昔吕祖谦手辑《宋文鉴》,朱紫阳谓其不能发明人主之学,无补于治。贾似道在经筵,人主每问经史疑义,万里辄从旁代对,识者讥之。本朝诸儒臣既已受命纂修,谓宜慎较雠,严厘正,兴起道术,为后儒倡,虽当丝纶黼黻,日不暇给,不得不假借多人。视疑义不能对,似未可同日语。极其弊,不能不与伯恭并讥。夫人才进退繇制科,理学显晦繇经传。《大全》者,理学人才,胥是焉出。择之不精,论之不详,必无以明理。理不明,必无以守道而适于用。《大全辩》取《大全蒙引》、《存疑》诸书,为辨其醇驳,而且深致责备于诸儒臣,盖以明人臣不可不亲职如此,任人不可不慎如此。学者读《大全》不可不明去从,舍其粗而求其精,如此岂苛求先哲哉。”繇尔公斯言推之,参互考订,要归至当,其不合于圣人之道者盖鲜矣。向令尔公遭时觏际,亲承文皇帝纂修之命,与杨文敏诸人上下议论,必卓然足观。又令尔公蚤见用当世,读书中秘,芟繁举要,必能开廸来学,羽翼经传,于以弼谟匡治,岂曰小补?今尔公屡濒困殆,肆力论述,皆不得志于时者之所为。观其手订《理学要编》、《理学辩疑》、《史学辩疑》、《大学衍义辩疑》、《历代名臣奏议》、《古诗文辩》、冢宰余少原先生《古方略》诸书,备极精严,颇益时用。而《四书大全辩》一书尤足补宋明诸儒所未逮。名夏等方捐资授梓,流布四方,已具呈南京国子监,请赐颁行,而尔公拟进御览,恐坊肆翻刻,益滋舛讹,不欲轻出笥本示人。私惟老先生斯道己任,无善不扬,又稔知尔公生平缁衣之好,伯倍伦等,恳老先生鼎致江西直指徐老先生,据十三省诸生公呈,慨赐题请,随移檄袁州府宜春县,趣尔公速梓行世,并禁翻刻,用垂久远,则此书不至湮没不传,皆老先生赐也。在尔公,穷不忘道,实有裨于承学。在名夏等,出则扬美,愧不逮乎古人?在老先生,仰体文皇帝隆儒重道盛心。济溺起衰,在此一举,而求欧阳文忠、杨文贞于今世,舍老先生其谁属哉。伏惟老先生念世道人心之攸系,察立言尊经之旨,考古大臣乐善好德、孜孜无已之怀,以彰守先待后之功,使天下万世之学者知所宗焉。事关名教,仰渎尊严,俯垂鉴择幸甚。投南京国子监、礼部公揭并附。临书可任翘企。

9.袁州府行宜春县原牌

袁州府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恳赐鉴定表章,以弼右文,以式崇正事。蒙钦差提督学政、江西布政司右参议兼按察司佥事侯,宪牌前事,崇祯十二年十月初六日蒙巡按江西监察御史徐批:据应天府十三省举、贡监、生员杨廷枢、陈名夏、魏学濂等呈请刊刻《大全辩》等书情繇,蒙批:阐明理学,羽翼圣经,固盛举也。提学道查行蒙此拟合就行,为此备牌行府,炤牌并抄词内事理,即行该县,查取大学生张自烈《大全辩》一书,请其再加订正,即便抄录正副二部送道。仍酌定刊写各工价银数,并该府县有无堪动官银,一并先行呈报,以便详院发刻。其《理学》、《大学》、《史学》、《奏议》、《方略》等书,亦俱借录各一部送道查阅,以凭酌夺刊行,毋得迟违等。因蒙此拟合就行,为此仰县官吏炤牌,并抄录词内事理,即便查取该县大学生张自烈《大全辩》一书,请其再加订正,即便抄录正副二部送道。仍酌定刊写各工价银数,并该府县有无堪动官银,一并先行呈报,以便详院发刻。其《理学》、《大学》、《史学》、《奏议》、《方略》等书,亦俱借录各一部差人径送学道查阅,以凭酌夺刊行,毋得迟违。仍将报过日期及差役姓名报府查考,俱毋违错。须至牌者。右牌仰宜春县准此。崇祯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府行。定限本月三十日缴。

 

10.公请具题刊行《四书大全辩》第二揭

具揭,应天府十三省举、监、生员陈名夏、钱禧、吴应箕、沈寿民、余垣等,谨揭,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恳赐题请表章,以弼右文,以式崇正事。崇祯十二年九月,生等窃炤江西袁州府宜春县大学生张自烈编定《四书大全辩》一书为学者所共宗,锓流未广,抄录寔难,连名具呈南京国子监,请赐咨部刊行。本年九月二十一日,蒙国子监周移咨礼部,十二月初六日,蒙巡按江西监察御史徐,据应天府十三省举、贡监、生员杨廷枢等呈请刊刻《四书大全辩》等书情繇,蒙批:阐明理学,羽翼圣经,固盛举也。提学道查行蒙钦差提督学政江西布政司右参议兼按察司佥事侯,牌行袁州府,炤牌并抄词内事理,即行该县查取大学生张自烈《大全辩》一书,请其再加订正,即便抄录正副二部送道,仍酌定刊写各工价银数,并该府县有无堪动官银,一并先行呈报,以便详院发刊,其《理学》、《大学》、《史学》、《奏议》、《方略》等书亦俱借录各一部送道查阅,以凭酌夺,毋得迟违。蒙袁州府备牌转行宜春县。名夏等伏念《大全辩》一书宜先《理学辩疑》等书镂版行世,蒙诸老先生斯道己任,慨赐表章,督令本生梓行,士林幸甚,名教幸甚。所惜者本生以《大全》属文皇帝颁行,未敢遽自删改。虽辨正业有灼见,而剞劂愧非全书。尝窃叹国初《大全》原本,援证不无舛讹,文辞尚多繁复,令坊本删厘不确,在后学取正未繇。名夏等又念汉孔安国献古本《大学》乃壁经原文,自宋河南二程后先改正,紫阳复参定自补格致一传,皆与古本异,至今学者不以为非。紫阳作《通鉴纲目》,手成凡例。其后复有汪克宽《考异》、徐昭文《考证》、王幼学《集览》、陈济《正误》、刘友益《书法》、尹起莘《发明》,至今学者又不以为僭。虽本生驳正诸家,或不恕先哲,或不阿时论,然考宋朱、陆,颇多异同。后世未尝宗朱废陆,既并祀学宫。本朝王守仁持论多牴牾朱子,时儒皆极诋守仁,独我世宗称为有用道学,迨定议从祀神庙。又谓守仁学术与朱熹互相发明,又未尝黜王尊朱。繇此推之,本生虽偶与诸说异同,但求发明义理,初非妄骋意见,况《四书大全》旧本其中实有可增删者,《大全辩》之视《考异》、《考证》、《传习录》诸书实有补儒臣所不逮,广后学所未备者。又况皇上隆儒重道,匹休二祖,往往嘉惠来学,博询蒭荛。崇祯二年监生江旭奇进《孝经疏义》,三年詹事府少詹事陈懿典进《圣学圣政纪要》,九年武弁张抱赤进《屯田书》,皆荷俞旨留览刊行。至如《大全》一书,尤圣经贤传之奥蕴,系理学政事之源流。本生既覃力编摩,四方咸悉心膺服,倘蒙颁行学较,必能昭示来兹。恳乞转至江西按台、学台诸老先生,据十三年省公呈南京国子监咨文,特疏具题,许自烈重加增删,先汰除芜说繁文,益以永乐以后诸名儒论说,折中诸家,一底于正。书成缮写全书呈进,恭请皇上御制序文,刊布天下,俾知尊信,庶无负文皇帝特命纂修初意,行见濂、洛、关、闽之学迄今日而愈明,孔、孟、曾、思之传历万世而无弊矣。为此除具公呈公书国子监、礼部施行外,谨录《大全辩序文》一册,《重刻大全辩凡例》一卷、《辩略》一卷,《示白下及门诸生语》一帙,并呈台览,伏候施行。须至揭帖者。崇祯十三年正月  日。

 

11.袁州府解华育先生详学道原详

    袁州府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恳赐鉴定表章,以弼右文,以式崇正事。蒙钦差提督学政江西布政司右参议兼按察司佥事侯,崇祯十二年十二月初六日蒙巡按江西监察御史徐批,据应天府十三省举、贡监、生员杨廷枢、陈名夏、魏学濂等呈请刊刻《大全辩》等书情繇,蒙批:阐明理学,羽翼圣经,固盛举也。提学道查行蒙此拟合就行,为此仰府官吏,炤牌并抄词内事理,即行该县,查取大学生张自烈《大全辩》一书,请其再加订正,即便抄录正副二部送道,仍酌定刊写各工价银数,并该府县有无堪动官银,一并先行呈报,以便详院发刻。其《理学》、《大学》、《史学》、《奏议》、《方略》等书,亦俱借录各一部送道查阅,以凭酌夺刊行,毋得迟违等。因到府蒙此看得,《四书大全》,本朝儒臣受命纂修,刊行天下,阅三百余年如一日者也。迩来坊本承讹,群言淆乱,浸失文皇帝崇儒明道初意。宜春县监生张自烈,腹饱缣缃,才惊风雨。心企曾闵,励非公不至之操;学本程朱,廑弗虑胡获之惧。虽折衷诸家而辩惑,爰讲求有用以须时。所著《大全辩》一书,说主于研传明经,志存乎尊王翼圣。考信析疑,源流较若,发凡举要,次第灿然。岂惟定末学之从违,兼足补诸儒之阙漏。南京国子监据应天十三省诸生公呈,久已咨部,督令刊行。本生尤窃以旧本每多重复之文,必节繁乃能就简。后人间有精微之论,非搜佚未繇补遗。居恒辩诘,粗识权衡;此日删厘,敢忘雠较。欲望圣明特诏有司,许重加增删,稍汰初本之冗讹,遹观是书之明备。于国家无少劳费,在经传赖有发明。候书成,本生缮写呈进,恭请今上御制序文,颁布学较,此殆本生编摩所不敢辞,而亦卑府表章惟恐或后者也。合无据公揭咨文,慨赐题请,遄为刊行,庶俾经学重熙于圣治,士跻忠君亲上之隆,大义不蠹于繁文,世衍一道同风之盛。为此详请,伏候裁夺。提学道侯批,仰候转详行缴。崇祯十三年闰正月二十一日。

 

12.侯广成先生复解郡侯书

尔公《大全辩》,学者翕然宗之,昨以未得即见其副本为怅。顷示及《序略》、《发凡》诸稿,则已尝鼎一脔,窥班半豹,真可谓有功后学,羽翼圣经。即当藉手转详,怂恿按台入告。倘遂得旨颁,有光前典,讵非熙朝盛事邪?谨此奉闻。

 

13.提学道侯广成先生转详按台看语

该本道看得《大全》一书,颁自圣祖,博采诸家,既钜细之毕陈,或异同之杂见,沿为近刻,讹谬滋多。幸袁州府监生张自烈砥行著书,洽闻味道,辄为删繁就简,汰驳还纯,勒为一书,厥功甚钜。本道前奉宪檄,亟行该府咨诹订梓,公之海内。今据该府覆详,则此书已有四方同好醵金板行,且经南京国子监咨部督刊,可以功成不日。公呈之请乃不为此,特以《大全》为昭代之成书,《辩疑》出张生之确见,明知不悖圣谟,有功前哲。然非经宗匠之特题,奉一王之裁定,则折衷义例未敢遽行。恭遇台臺以崇儒阐学之心,值重道右文之主,是敢特祈大疏,表章正学。倘荷鉴观于乙夜,遂颁重巽以申行,然后笔则笔,削则削,断之不疑;益其寡,裒其多,燦然有理。庶经术炳焕,可佐圣明广励之盛心;且理学醇全,并无负皇祖纂修之初意矣。昔《大学》古本出于孔氏而改补于二程,《朱子纲目》出于朱子,而《考异》、《正误》等书杂出于后贤。往例具存,非为僭妄,惟事关题请,恩出宪裁,非本道所敢擅决也。崇祯十三年二月  日。

 

14.抄刻应天府告示

应天府为恪遵祖制,阐述圣经,以禁翻刻,以广风教事,据书坊人何慎、王茂等连名呈前事开称:《四书大全》,国朝颁行日久,迩来坊刻,或纂或删,讹舛滋甚。幸各省直名公精加订正音释为《四书大全辩》,益以《蒙引》、《存疑》、《浅说》等书,本坊自备资本刊刻,与后先坊刻不同。崇祯十二年蒙南京国子监周咨部,十三年正月蒙提督江西学政侯、江西按院徐批准刊布。又蒙提学道转详候题重订颁行。尤恐奸顽射利藐法,借名翻板,用伪乱真,贻误初学,除江西出示严禁外,所有南京书坊理合呈乞俯准出示严谕,以免攙夺翻刻等情,具呈到府。据此合就出示晓谕,为此示仰本京各书坊知悉,敢有暗自刊刻前书,混乱射利传布及无籍棍徒生事嚇诈者,许原呈人何慎等指名呈府,以凭重究,枷号示众,决不轻贷。须至示者。右仰知悉。崇祯十三年六月  日给告示。

实贴东观阁书房。

附:石啸居书目

《国朝今文辩》,行世。

《历科程式》,行世。

《甲戌文辩》,行世。

《历科小题文辩》,行世。

《丙子程墨文辩》,行世。

《丁丑文辩》,行世。

《国朝四书程墨文辩》,行世。

《诗经历科程墨文辩》,行世。

《己卯程墨文辩》,行世。

《古今论表策判合辩》,行世。

《批评陶渊明集》,行世。

《诗辩》,合先辈大家《诗经》行藏稿及同社名稿删定,约七百余篇,已梓,嗣出。

《四书大全辩》,国子监咨礼部刊行,即出。

《增删今文辩定本》,前集先生删定洪永先辈文,至崇祯房藏名稿。后集先生合选各省直同社新稿,较《今文辩》尤严确。已授梓,未竣,嗣出。

《批评余冢宰古方略》,冢宰少原余公合诸史、兵家言编次征、谋、机、备、守、律、奇、间,凡八部。先生复精加评注,与坊刻《武备》、《兵衡》、《阃外春秋》等书异。即出。

《四书三家合辩》,先生合蔡虚斋《蒙引》、林次崖《存疑》、陈紫峰《浅说》编成全书,各有驳正。即出。

《程朱遗书语类合辩》,《语类》、《遗书》元本篇帙颇富,诸门人杂记,多不合经传,先生录要删烦,详加厘正。二程为前集,紫阳为后集,卷次如旧。一二似是而非者,先生各有辩论,附载各条之末。与坊本别。嗣出。

《古今理学精义要编》,先生博采宋明诸儒语录,存其羽翼经传,至是无非者,便学者览诵。嗣出。

《古今理学辩疑》,先生辩正诸家,节录旧说,附驳义于后,令读者知所去取。嗣出。

《史学辩疑》,胡、尹诸家不无异同,先生本《春秋》大义详为驳正。嗣出。

《历代名臣奏议定》,坊本舛讹甚,先生据《名臣奏议》原本订正,分吏、礼、户、兵、刑、工六区,其中议论异同,条奏阔略者,皆有乙注。嗣出。

《古诗文辩》,先生合《文章辩体》、《文体明辩》、《诗家全体》诸书删定,共二百六十卷,古今诗文之体尽于此。嗣出。

《大学衍义辩疑》,丘琼山补真西山《衍义》,后先尚多驳杂。先生择其精要裨益时政者,凡六十卷。嗣出。

《国朝古文辩》,近刻《文衡》、《文归》、《奇赏》,不足志一代之盛。先生合诸名家全集,分类选评,如《古诗文辩》例,约三百六十卷。四方同志藏有先辈笥本,或已刻、未刻,恳邮寄本坊东观阁,续选传世。嗣出。

《批评性理大全》,嗣出。

《批评陆宣公全集》,嗣出。

《批评王阳明全集》,即出。

《删评郝京山山草堂集》,嗣出。

《忠书》,嗣出。合历代经国、平乱、直谏、死节诸名臣本末编次,共一百二十卷,末附《相鉴》一卷,专辑汉、唐、宋奸庸事迹,足资省戒者。先生各有论断。嗣出。

石啸居主人谨识

 

以上《四书大全辩》卷首版权文件十四通,又附《石啸居书目》,合而观之,于研究中国版权史具有一定价值。

第1通为书坊告白。内容约有四端:第一,张自烈《四书大全辩》具有“订正”、“兼采诸名家”、“折中异同”之知识产权,“与坊本迥别”。第二,本书系“国子监咨礼部刊行”,有一定权威性。第三,维护书坊版权,“倘各坊私行翻刻,虽远必究,毋贻后悔”。第四,新书预告,“《增订四书大全辩》嗣出”。兼具维护著作权、版权和广告宣传功能。当是金陵石啸居所出。

第2通《公请刊行<四书大全辩>第一揭》。具揭人为应天府举人杨廷枢、陈名夏等人。据下文“事关学较(即“校”,避天启帝朱由校讳改),敢不以闻”、“具公呈、公书国子监、礼部”语,以及第7通《抄刻周巢轩先生咨礼部文》中“等情呈监”语,知此揭帖系杨廷枢等呈递南京国子监,并请转呈南京礼部者。其内容约有六项:第一,《四书大全》系明成祖命儒臣纂修,颁行天下学校者。第二,张自烈《四书大全辩》折中群言,足“补国初儒臣之未逮”。第三,张自烈为“江西袁州府宜春县太学生”,“久侨寓于白门(南京)”。第四,《大全辩》“编摩既已告竣”,“版刻尚未流传”,杨廷枢等有“共谋奇劂,期广津梁”之愿望。第五,因《四书大全》原系成祖敕撰,今《大全辩》希望能获得“特赐表章,或进之经筵,或颁之鼓箧(即学校)”。第六,近期目的是希望国子监“先移咨南北礼部,行文江西提学道,檄示袁州府宜春县,督本生(即张自烈)重订,速梓行世”。细绎其意,不外两条:一是达到如上文第1通文件“告白”中所说“蒙国子监咨礼部刊行,与坊本迥别”,既具权威性,又得保护伞。二是希望最终成为国家颁行教材,权威名气更大,销量必然大增。“共谋奇劂”者因之即可名利双收。

第3通《宫詹王崑华先生复诸生手书》。从落款“衮白”推测,此宫詹名王衮,字崑华。杨廷枢等《第一揭》当即首先呈递王衮者。此则王衮收到揭帖後回复杨廷枢等人之信函。其唯一信息为“当持呈面与周巢老详商之”。周巢老,即下文第7通文件之“周巢轩”,名周凤翔,此时盖为南京国子监司业。

第4通《王崑华先生再与诸生手书》。告知“昨既与巢老商榷,先行江西地方官,后转南、北部”。

第5通《何玄子先生复吴次尾手书》。何玄子,名何楷,据《明史》卷一六四,为“南京国子监丞”。吴次尾,即《第一揭》具揭人之一吴应箕。复社成员。《明史》卷二七七有传。此盖因吴应箕与何楷有私交,以《第一揭》同时上呈何楷,何楷复函。以“当即看详,达之周巢老”观之,何楷为揭帖必经之路。王崑华、何楷两层关系皆为疏通国子监司业周凤翔者。

第6通《抄刻西厅何玄子先生看详》。看详,即审阅意见。此看详当即呈周凤翔者。此看详值得注意之意向有二:第一,“据呈,各生公行捐资授梓,事属可从”。第二,“合无咨部移文江西提学道,督令重加订正,亟为流布”。从下文看,何楷《看详》中所提建议为周凤翔采纳。其“各生公行捐资授梓”语,盖即本《第一揭》“共谋剞劂”之语而发。

第7通《抄刻周巢轩先生咨礼部文》。此系南京国子监司业周凤翔移咨南京礼部文。此文认为《大全辩》“有功于学术”,希望南京礼部“转文江西提学道发学梓行”。

第8通《上抚台方仁植先生公书》。此系崇祯十二年己卯九月一日陈名夏、吴应箕、钱禧、沈寿民、余垣等上巡抚湖广方孔炤公书。内有云“已具呈南京国子监,请赐颁行”。而《第一揭》署“崇祯十二年九月  日”,未详日期,据此公书,知系同一日,即九月一日。由此观之,呈南京国子监揭帖与呈巡抚湖广方孔炤公书,系同时发出。此公书当留意以下七端:第一,张自烈“连不得志于有司,年来偕四方及门讲业金陵”。第二,张自烈“编定《四书大全辩》一书,详其义例,皆发前人所未发”。第三,“名夏等方捐资授梓,流布四方”。第四,“已具呈南京国子监,请赐颁行”。第五,“尔公(张自烈)拟进御览”。第六,张自烈“恐坊肆翻刻,益滋舛讹,不欲轻出笥本示人”。第七,恳请方孔炤“鼎致江西直指徐老先生,据十三省诸生公呈,慨赐题请,随移檄袁州府宜春县,趣尔公速梓行世,並禁翻刻”。其中心愿望应不外三点:一,请方孔炤转告巡按江西监察御史徐养心(即“江西直指徐老先生”),上奏皇上(即“慨赐题请”),表达张自烈“拟进御览”之愿望。二,移文袁州府宜春县,促成张自烈从速刊行。三,禁止翻刻。此公书上呈方孔炤之时,附有呈南京国子监公揭(即《第一揭》)。

第9通《袁州府行宜春县原牌》。由此件可知上书方孔炤之结果。第一,巡按江西道监察御史徐养心批示:“阐明理学,羽翼圣经,固盛举也。”盖方孔炤将陈名夏等公书及杨廷枢、陈名夏等揭帖转致徐养心,徐氏才有此批。第二,钦差提督学政江西布政司右参议兼按察司佥事侯峒曾“备牌行府”,即拟定告示下达袁州府,命袁州府行知宜春县,“查取太学生张自烈《大全辩》一书,请其再加订正,即便抄录正副二部送道(即江西提学道)。仍酌定刊写各工价银数,并该府、县有无堪动官银,一并先行呈报,以便详院发刻。”由此件可知,陈名夏等上书湖广巡抚方孔炤,所欲实现之三点愿望,仅达到第一点,即行文宜春县,促成张自烈刊行。同时江西学政并命袁州府、宜春县上报“有无堪动官银”,“以便详院发刻”。恐仅系官样文章,于事无补。

第10通《公请具题刊行<四书大全辩>第二揭》。此《第二揭》以“《大全》属文皇帝颁行,未敢遽自删改”为由,“恳乞转至江西按台、学台诸老先生,据十三省公呈南京国子监咨文,特疏具题(具题即题本上奏),许自烈重加增删”,“书成缮写全书呈进,恭请皇上御制序文,刊布天下”。即《第一揭》中所云“特赐表章,或进之经筵,或颁之鼓箧”之意。亦即《上方仁植公书》中“拟进御览”之愿望。以理衡之,此系最难之事,足见张自烈、陈名夏等之迂阔。

第11通《袁州府解华育先生详学道原详》。此件盖系袁州府知府解华育据《第二揭》上呈江西学政,江西学政侯峒曾批示后,解华育复回覆陈名夏等人者。侯峒曾批示为“仰候转详行缴”。

第12通《侯广成先生复解郡侯书》。为江西学政侯峒曾回覆袁州知府解华育函。内云:“即当藉手转详,怂恿按台入告。”即劝说江西巡按徐养心具疏上奏。

第13通《提学道侯广成先生转详按台看语》。即侯峒曾上报徐养心公文。内云:“特祈大疏,表章正学。倘若鉴观于乙夜,遂颁重巽以申行”,“并无负皇祖纂修之初意矣”。亦即请求徐养心具疏上奏,希望进呈乙览,并得御制序文,颁行天下学宫。蓋真所谓一厢情愿。徐养心是否上奏,不得而知。

第14通《抄刻应天府告示》。此告示为崇祯十三年六月应天府出示、金陵书坊石啸居张贴,即前13通版权文件之结局。据此告示可知,书坊人何慎、王茂等曾联名上呈应天府,称:“崇祯十二年南京国子监周咨部,十三年正月蒙提督江西学政侯、江西按院徐批准刊布。又蒙提学道转详候题重订颁行。”其呈报当在崇祯十三年二月以后,至此告示下发之十三年六月以前。何慎等呈文称《大全辩》为“省直名公精加订正音释”、“本坊自备资本刊刻”、“与后先坊刻不同”。其中既含著作权,亦含版权。又称“除江西出示严禁外”,则当时江西袁州府宜春县当亦曾出示告示。应天府此告示中心内容为:“敢有暗自刊刻前书,混乱射利传布及无籍棍徒生事嚇诈者,许原呈人何慎等指名呈府,以凭重究,枷号示众,决不轻贷。”此告示张贴处为“东观阁书房”。据《石啸居书目》“国朝古文辩”条所云“恳邮寄本坊东观阁”之语,可知东观阁书房即石啸居书坊之售书处。

统观以上十四通文件,可知此次维护版权行动程序颇为复杂。先由在金陵之文化名流杨廷枢、陈名夏、吴应箕等具揭上呈南京国子监,经王衮疏通、何楷看详,由国子监司业移咨南京礼部,达到“国子监咨礼部刊行”之结果。在具揭国子监同时,由陈名夏、吴应箕等名流具公书,上呈湖广巡抚方孔炤,从而促成江西巡按徐养心批示,江西学政侯峒曾备牌,行知袁州府,再行知宜春县,促使张自烈刊行之。形成“提督江西学政侯、江西按院徐批准刊布”之结论。至于奏请御览、御序,未达到目的,但亦获得“提学道转详候题重订颁行”之名堂。以上名目,最终形之于应天府告示之内,其威慑力显而易见。

从《石啸居书目》观之,所列29种书皆张自烈所辑,其中“行世”者11种,其余则为“嗣出”。可知石啸居为张自烈著述定点刊行处。张自烈久寓金陵,聚徒讲业,其著述在家乡宜春县雕刻之可能性较小。然则,促成江西学政、巡按行文袁州府宜春县,仅为张大声势之手段而已。背后运作此事者,恐亦石啸居书坊何慎等人。

此《应天府告示》张贴于金陵东观阁书房,恐影响力甚小,但将全部十四通文件刊印书首,其意义非同小可,除有效维护版权外,又具有提高声价、促进发行之作用。

我国书籍版权之维护久已有之。叶德辉《书林清话》卷二《翻板有例禁始于宋人》一节已列举史料多条。如宋刻《东都事略》目录末有“眉山程舍人宅刊行,已申上司,不许覆板”牌子,即为维护版权而设。其较复杂者有南宋淳祐八年刻《丛桂毛诗集解》三十卷,载行在国子监禁止翻板公据:

行在国子监据迪功郎新赣州会昌县丞段维清状:维清先叔朝奉昌武,以《诗经》而两魁秋贡,以累举而擢第春官,学者咸宗师之。邛山罗史君瀛,尝遣其子姪来学。先叔以毛氏诗口讲指画,笔以成编。本之《东莱诗记》,参以晦庵《诗传》,以至近世诸儒,一话一言苟足发明,率以录焉,名曰《丛桂毛诗集解》。独罗氏得其缮本,校仇最为精审。今其姪漕贡樾锓梓以广其传。维清窃惟先叔刻志穷经,平生精力毕于此书。倘或其他书肆嗜利翻板,则必窜易首尾,增损音义,非惟有辜罗贡士锓梓之意,亦重为先叔明经之玷。今状披陈,乞备牒两浙、福建路运司,备词约束。乞给据付罗贡士为照。未敢自专。伏候台旨。呈奉台判牒,仍给本监。除已备牒两浙路、福建路运司备词约束所属书肆取责知委文状回申外,如有不遵约束,违戾之人,仰执此经所属陈乞,追板劈毁,断罪施行。须至给据者。右出给公据付罗贡士樾收执照应。淳祐八年七月 日给。(载《爱日精庐藏书志》卷三《丛桂毛诗集解》旧抄本)

又有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刻《方舆胜览》,载两浙转运司录白:

据祝太傅宅干人吴吉状:本宅见刊《方舆胜览》及《四六宝苑》、《事文类聚》凡数书,并系本宅贡士私自编辑,积岁辛勤。今来雕板,所费浩瀚。窃恐书市嗜利之徒辄将上件书版翻开,或改换名目,或以节略《舆地纪胜》等书为名,翻开搀夺,致本宅徒劳心力,枉费钱本,委实切害。照得雕书,合经使台申明,乞行约束,庶绝翻版之患。乞给榜下衢、婺州雕书籍处,张掛晓示。如有此色,容本宅陈告,乞追人毁版,断治施行。奉台判备榜。须至指挥。右今出榜衢、婺州雕书籍去处张掛晓示,各令知悉。如有似此之人,仰经所属陈告,追究毁版施行。故榜。嘉熙二年十二月 日榜。衢、婺州雕书籍去处张掛。转运副使曾台押。

福建路转运司状乞给榜,约束所属,不得翻开上件书版,并同前式,更不再录白。(载杨守敬《日本访书志》卷六《方舆胜览》宋椠本)

《方舆胜览》的另一宋刻本(北京图书馆藏)则载有南宋咸淳二年(1266年)六月福建转运使司录白:

据祝太傅宅干人吴吉状称:本宅先隐士私编《事文类聚》、《方舆胜览》、《四六妙语》,本官思院续编《朱子四书附录》,进尘御览,并行于世,家有其书。乃是一生灯窗辛勤所就,非其它剽窃编类者比。当来累经两浙转运使司浙东提举司给榜,禁戢翻刊。近日书市有一等嗜利之徒,不能自出己见编辑,专一翻板。窃恐或改换名目,或节略文字,有误学士大夫披阅,实为利害。照得雕书,合经使台申明,状乞给榜下麻沙书坊长平、熊屯刊书籍等处,张掛晓示。仍乞帖嘉禾县严责知委。如有此色,容本宅陈告,追人毁板,断治施行。庶杜翻刊之患。奉运使判府节制,待制修史中书侍郎台判给榜。须至晓示。右今榜麻沙书坊张掛晓示,各仰通知,毋至违犯,故榜。咸淳二年六月 日。使台押。

两浙路转运司状乞给榜,约束所属,不得翻刊上件书板,并同前式,更不再录白。(载中华书局2003年排印《方舆胜览》附录)。

以上两条录白,一贴于浙江衢、婺州刻书处,一贴于福建麻沙刻书处。两条榜示配合观之,可见当时祝氏维护版权始末。

南宋时期《丛桂毛诗集解》公据、《方舆胜览》两条录白,其格式大体一致,即由刻书者(包括著书人)具状申报,由地方政府批准,发给公据,或给榜张掛。目的明确,即防止翻版。其有关版权文件仅有一件,相当于《四书大全辩》卷前14通文件中的第14件《应天府告示》。

前后比较,可以发现明崇祯年间刊刻《四书大全辩》卷前版权文件多达14件,包含内容丰富,维权过程复杂,涉及官府部门计有南京国子监、礼部、湖广巡抚、江西巡按、江西学政、袁州府、宜春县、应天府等八处。涉及各级官员计有南京国子监王衮、何楷、周凤翔、湖广巡抚方孔炤、江西巡按徐养心、江西学政侯峒曾、袁州知府解华育等七人,以及社会名流杨廷枢、陈名夏、魏学濂、汤开先、钱禧、吴应箕、刘城、沈寿民、余垣等九人。从而达到加大维护版权文件之权威性、提高其法律效应之目的。藉此可知宋代到明末版权事业之发展和进步。

2007.4.22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